我考慮看看要不要進去

「我考慮看看要不要進去」,觀者與作品間一進一出的互動,要進去呢?還是出來呢?

《復圓》 2分32秒,錄像、現成物,2014

《復圓》 影片連結 (請自行複製網址)
https://www.flickr.com/photos/65840621@N03/15473758193/

1.看得到還是不知道

   人們對於未知總是想給他一個名詞去定義他是甚麼,好讓自己安心,讓所有萬物處於自己所在的認識論裡面。《復圓》就是這樣的一個作品,在一開始做的時候,我從連鎖五金行買來它還並未有任何名字去「定義」這個現成物本身,到我做完這件作品後,它有一個人們為了好認識它是甚麼的名字「卡車吊帶」,這個名字可能伴隨著大多購買它或使用它的客群而取,但它也可能因為被這個名字所綁住,原本它被所充滿想像的用途立刻被這個名字「綁架」了。

  「這件東西是甚麼?」,這是每個人第一眼看到這個物件的第一個疑惑,我用物質的逆轉手法去表現出數位的虛擬性。人和作品的關係變得很不「透明」,所有在場經驗都在這件作品裡面被一些不在場的符碼操控著,當所有訊息都不飽和的情況下,觀者只能一而再的去體驗出其中所隱含。

《定位》系列
原子筆、紙、銀色電鍍木框、壓克力板,112x80cm 10PCS,2017

《山海一線》 28x32cm,原子筆、紙、襯紙,2016

2.想位於哪

台灣一直處在一個政治尷尬的位置,我想把觀看方式轉為一種縱向回看台灣島的方式,試圖去掉主體性這件事情,透過Google Earth環繞台灣觀看台灣島,透過某種介面的框,帶到海外一個客觀的角度,找尋台灣島的主體,選擇框建島的邊緣而非被島的邊緣所框限,但此時身體的本身卻還在原處,我們在迅速達到某種目的的同時,也很容易在我們的「位置」上失焦。

    在框的選用上我故意選用一個像是鋁材質的銀色電鍍木框,即使看起來再像金屬材質,但終究難逃它的本質,在觀看時會因為景色而進入,也容易因為抖動的線條而溢出,我們的難道不一直在這樣一個一進一出的不明確狀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