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系列之一》 原子筆,200x200cm x3PCS,2013

《溫度系列之二》 原子筆,19.5x27.5cm x27PCS,2013

《畸變》截圖 停格動畫,52",2014

《畸變》 影片連結 (請自行複製網址)
https://www.flickr.com/photos/65840621@N03/15473094363/
1.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溫度系列》的畫面發想是從機場的溫度熱感應圖而來,熱感應器可以測得人的溫度在哪裡,那人與人之間的溫度是不是能被測得呢?當時我最愛聽的一首歌就是這首《大笑之歌》,多少有被它所影響,「笑」通常是最沒有距離感的,但被她們這樣唱已竟笑到好有距離感的詭異。

在媒材上,我選擇原字筆,這是我們在生活上隨手可得但人們常常忽略它們存在感在每個人家中會有無數不等的原字筆囤積著,而每個原字筆也有每個筆它們不同的個性。在原字筆的這些特點上,我選擇用線條的方式去呈現每個人臉,使得觀者可以馬上辨識出這是一個人的臉跟他的面部表情,但實際上它卻是一個「虛」的線所構成的,意味「你所以為看到實體的他可能不是真的看到他的本體」,即我的疑惑。

《溫度系列之一》我以觀看自己的方式呈現,而且放大檢視自己,有時候與其了解別人,最不了解的可能就是自己。當在近距離觀看我的時候只會看到線與線之間的交媾,是一種抽象的畫面,遠觀卻構成了自己臉的形象。

《溫度系列之二》描繪對象都是我身邊的朋友,以面無表情、微笑、大笑這樣連續性的面部表情來帶出人這樣可以快速且不經意的反射表情。說這件作品是平面作品,我到更覺得這是一件動畫作品──一件由人的移動而去帶動視覺上移動的作品,藉由觀者的移動先看到面無表情的人臉,然後會比較快帶過微笑的面孔,再於大笑的表情下停頓,最後看到整個面部表情運作的全部過程。

由《溫度系列之二》轉化成《畸變》這件停格動畫作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最後是某種臉部僵硬,甚至詭異可怕,我們變得越來越有距離感,雖然是笑這件毫無殺傷力事情。

《WOW》,原子筆、墨汁、燈箱,116x84cm,2016

2.替代的面


若我們說文字可以帶領我們到另一個空間去,隨著科技的進步,「介面」也引領我們到達某種世界,只是在那個世界裡,手寫的文字被替代成可以快速成型的字體或符號。2016年2月,全球的臉書(Facebook)用戶開始除了「讚」(Like)之外,還有其他5種新表情符號可以使用了,新增的表情符號包括愛(Love)、大笑(HaHa)、驚訝(Wow)、傷心(Sad)與生氣(Angry),在手機上長按「讚」鍵就能檢視及選擇其他的表情符號。

這幾個新增表情符號,在點擊它之前都會有一個動畫,「大笑」符號的動畫就是真的開心地大笑,「傷心」的符號就是難過地哭,「生氣」符號是氣到臉脹紅,但「wow」這個表情符號的動畫卻始終在一個中性的wow的立場,可以有三千種wow來形容這個wow的動畫,這是一個最開放性的表情符號,我把整個wow的動畫分解成整個畫面,它是一個動態,把平常我們快速點擊的這件事情放面變成一個過程,甚至是一首詩或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