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程瘋了

「過程瘋了」在討論重複一件事情時所帶來的某種能量,有時候我們都以為能掌握這股能量。

《社會化過程》,原子筆、噴墨輸出,110x78cm x2PCS、78x78cm,2012

1.嘶吼又穩定

在觀看《社會化過程—平行Ⅰ》的人給的反應大多是這個人精神狀態可能有點問題、這要花多久時間;但另一方面,它也可能是一個出入世小朋友,對於材質媒材的不熟悉充滿好奇,對於顏色的認識覺得有趣,不斷去玩弄他剛得到的原子筆,這時那些所謂世俗精神層面或許會被這個童趣而蓋過去。

從線條來看,《社會化過程—平行Ⅰ》即使線條有交錯到,在這畫面裡也還是合理存在著,心裡想的那個平行就是所謂的平行;《社會化過程—平行Ⅱ》是使用電腦繪製的線條,是非人工製造工業化下的社會產物,有既定的形狀就死板的依循而成,不管是甚麼在這樣的生產線上出產的產物都是必定成為那個「一模一樣」的。

當這兩種差異極大的存在形式碰撞在一起,就成了我們所處的狀態《社會化過程—垂直》,形成一個看似小巧可愛但又邪惡的小三角陰影,立足兩個大面塊產生出的陰影,這是這兩個大體面所給他的能力,並且讓人發現這個力量的存在。

《慣線I》《慣線II》《慣線III》,黑色原子筆,78x55cm,2016

2.其實很脆弱

在《社會化過程—平行Ⅰ》的創作過程裡,我一度被所畫出的線條所暈眩到,也因此導致中間畫到一半發燒,我突然意識到線條這個強大的能量,它在跟我說話,它好像影響著我,甚至監視著我的一舉一動。

我試圖想掌握這股能量,《慣線》這個系列,我把畫紙尺幅壓到伸手環抱能及,並捨棄換筆這個動作,皆用同一支原子筆來畫,起筆的起始線是我認為我現在狀態所能一次性完成到多少而下筆,不斷重複同一件事情,這些看似是同件事情,但在這個範圍裡,不得不淪落到最後因眼睛受不了的抖動、手沒辦法控制手部肌肉顫抖而宣告某種習慣性的崩解與脆弱,我與這股能量達到最近距離的交流,它的強大我不得不屈服它,它似乎在嘲笑著我的脆弱與不堪。

《靈片》,原子筆、紙,9x9cm,2017